當前位置:首頁 > 書庫 > 枯木亦逢春

枯木亦逢春

來源:掌閱    主角:白里月,楚鳳

小說簡介:

  炎炎六月。我接到八哥楚鳳的消息,自黃泉月匆匆趕回絕仙閣。此時正近傍晚,閣中弟子都被設了門禁,出不得房來。偌大的廣場上,一尊白玉人雕像高聳入云天,襯得它腳下的那些個人小如螻蟻。我和八哥一同穿進了結界,恰巧落在相隔不遠的老六和白長軒之間。

在線閱讀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奇跡小說
回復:枯木亦逢春 閱讀全文

精彩章節試讀

  老六捂著半邊臉,望見我二人,濃粗的眉頭一擰又一展,眸中含著凄凄男兒淚,嘴唇嚅囁了半晌沒能說得出一個完整的字。另一邊,白長軒一頭如瀑青絲在風中翻飛出了絕世的姿容,站在那處,劍指凝氣,肅殺以待。

  仔細算來,這是我自十五年前離開絕仙閣后頭一回見著白長軒。一見他,他就給了我一個這么大的驚喜。

  今兒個早上,我在黃泉月睡得正安穩時,老八前來找我。他剛喊出“小師”,“妹”字還沒脫口,我手上一晃,一塊木牌就立在了他跟前。

  那上面寫著的,是我一向的待客之道:

  一字值千兩,百字打八折,生命誠可貴,相殺可免費。

  樹下的老八見著此牌,甚為識趣地摸了下腰包,又抬頭望著樹梢撐頭睡得風情萬種的本姑娘,商量道:“咱們師兄妹一場,你這應該多打點折。”

  “唔,”我沉吟一句,袍袖一揮,用落葉拼湊出幾個字,“給你打個‘骨折’怎么樣?”

  八哥一臉正經:“你這就太見外了。小師妹,當年你被掌門師兄掃地出門,事隔這么久,你這死愛銀子的習慣還沒改過來嗎?”

  我合著雙目,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這不是習慣,這是天性。”

  “天生愛財?”

  我敷衍著“嗯”了一聲,又說:“就跟你天生勞碌命是一樣的。”

  老八哼唧兩句,一邊念叨“真是沒錯配了‘錢月’這個名”一邊將我拽下了樹梢。

  作為一個殺手來說,我最不喜的就是被人擾了睡覺。正欲刀兵相向,就見楚鳳像一陣兒風似的開始拖著我往外走,說:“掌門師兄瘋了!”

  “啊?”

  聞言,不用他拽,我已經腳下生風,踏上云端急往絕仙閣飛去。楚鳳恐怕會以為我是擔心白長軒,實際上我心里是在暗笑。白長軒這只老狐貍,竟然有今日,我定得好好回去看看,看他怎么發瘋,好在日后有個奚落他的把柄。

  這把柄可以用來干諸多事,例如:白長軒,過來給我親一口!什么?你不愿意?嘿嘿嘿嘿……

  八哥冷不防地拍了一下我肩膀,問:“小師妹,你笑得這么瘆人干什么?”

  我干咳兩聲,板起臉,讓八哥將白長軒發瘋的經過道來。

  八哥組織了好一會兒語言,凝眉道:“還不就是因為修行三派的關系愈發緊張鬧的。現在這個仙道第一派的位子不好坐啊,又要引領正道發展,又要和其余兩派斗智斗勇。那碧云峰的嵐音你知道吧?那個死尼姑,不知道用何種手段威逼了掌門師兄,致使掌門師兄閉關兩月,出來后就成了這樣了。現在整個絕仙閣岌岌可危。我們四人商量了,看是要殺了師兄還是綁了師兄,結果世離說,你雖然被師兄趕出了門,但好歹還是絕仙閣的一分子,這事兒還得聽你一份意見,你看呢,小師妹?”

  我撫著下顎想了想,偏頭笑道:“我看,就殺了吧。”

  說著,我倆就到了絕仙閣,剛一落地,便見著了方才這一幕。老六洛鈺已經被白長軒打得鼻青臉腫、涕泗橫流。我看著白長軒癲狂的模樣,剛要邁開步,就聽得他低沉地吼道:“嵐音,今**我不死不休!”

  他指著的人,正是洛鈺。

  老六一怔,雙手齊擺,不停往后退:“掌門師兄,你看清楚,我不是嵐音,我是老六啊!”

  白長軒聽不進,凝著劍指往前逼近。我見形勢不對,本來想裝模作樣地皺下半邊罥煙眉以示我的憂心忡忡,結果一想到白長軒瘋了后可以吃他的豆腐,還是不自覺地揚開了嘴角。我慢悠悠地退了半步,到楚鳳身旁,壓著嗓音問:“白長軒最近是練了什么功夫嗎?該不會是辟邪劍譜之類的吧?”

  楚鳳撫著下顎回答我:“不知道,反正掌門師兄也不準備娶老婆嘛。”

  誰說不準備娶!我斜眼瞄了一下楚鳳,沒和他計較。我腳下一縱,蜻蜓點水似的掠到了白長軒跟前,負手道:“老狐貍,認不認得我?”

  老狐貍周身都凝著藍光,一雙上揚的鳳眼仔仔細細瞧我了個遍。隔了許久,他鎖眉喚道:“老三,是你!”

  三和十,有這么難分清楚?我是老十,不是老三。況且我那三哥早死,我堂堂一個半遮面的嬌羞女子,和我那三哥八竿子打不著。白長軒是真瘋了。這是我經過思考后得出的結論,那么……這種情況,只能智取,不能硬來。

  我上前三步,輕聲道:“是我,大師兄。這里危險,你先離開,那個……那個嵐音由我來應付。”

  白長軒一把將我攬到身后:“不行,我們共進退。三弟,還記得日月同招嗎?”

  我翻了幾記白眼:“不記得……記得!”

  白長軒滿意地點點頭,舉著劍指念出了法訣:“日屬陽。”

  罷了,他轉頭看我。

  我倉促接道:“呃……我屬陰!”

  “日月合璧蕩妖魔!”

  這是在作詩嗎?誰知道早些年白長軒都和我那三哥練了些什么招數,可憐我并不知情,又書讀得少,看白長軒如畫的眉眼把我盯得越來越緊,只好合眼隨意念了句:“你脫衣來我下河。”

  某人一個愣怔,結界中其他兩人則都倒抽了一口風進肚,一個咳嗽不止,另一個“噗”出了聲。趁著這個間隙,我翻掌凝氣,一個斜劈砍在了白長軒頸間。他晃了兩晃,回轉身指我:“你、你……”

  我看此掌效果不佳,又提起手準備再補一下,白長軒看準勢頭,雙目一合,就勢倒在了我懷里。其身法標準,落位精確,像練習過無數次一般。

  我攬過他的腰身,低眸看著這只老狐貍。

  數年不見,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就像書里說的,一笑萬古春,一啼萬古愁。他到現在還沒啼過,我不知效果是不是如書所講,但就他的笑容來說,這東荒上,除了他誰認第一,我就劈誰,太沒自知之明了嘛。總之,再總之,這頭老狐貍,好看得一點都不真實。如今散了一頭青絲,更是……

  我凝了眉扭頭,喉嚨灼熱地咽了咽口水。

  老八和老六上前查看,我揮手撤了結界,把老狐貍往背上一送,冷著臉扔下句:“我先送他回房。”

  我輕車熟路地背著白長軒回了后山上的逍遙居。方正格局的院內,正中對門處的三間正房是白長軒的居處,而左側廂房,便是我以往的居所。如今,那廂房門上扣著的銅鎖,都還是我走時的模樣。寒鐵顏色的淺草恰好沒過腳踝,像這么多年都沒生長過。老狐貍對這種顏色奇怪、像失了生命一樣的花木異常偏愛,自我曉事,逍遙居里就遍布著這種不知名的植物。我小心挪著步子,以防踩壞了他的心頭好。

  白長軒下顎在我頸窩旁一戳,模糊著呢喃了一句:“阿月……”

  我腳下頓了頓,隨即啐出一口唾沫,咬緊牙關背著他走得一步一哆嗦。等你這陣瘋過去,白長軒,屆時我再讓你背著我在后山圍著跑十圈。

  剛把他擱上床放平,我胸腔里的氣尚未順過來,老八和老六就趕來了。一向冷清傲視群雄的逍遙居因著這兩人,頓時接了不少地氣。老六還是捂著被打腫的嘴角,又是愛又是恨地看著白長軒,問:“掌門師兄怎么樣了?”

  我攤手:“不知道。”

  屋里靜了下來,他倆也不說話,兩雙圓溜溜的眼珠子只管盯著白長軒看。我轉了個身,扯著玉白的衣袂,坐到桌前,將茶壺在手上一過,茶水就沸騰出了幾縷白煙。兀自斟了一杯茶,飲了半數,留了半數,又在手間轉了半圈后,我終是忍不住開口道:“四哥呢?為什么不見他人?”

  據我所知,十五年前自我離開絕仙閣后,我們同輩分的師兄妹十人,就只剩了五個。老三已死,老九沐滄尹不知去向,五哥和七哥這一雙流浪漢又去云游四方,眼下白長軒一倒,絕仙閣里能做主的,就只有一向沉穩的老四燁世離。可自我剛才回轉至今,竟不見他現身。

  老八見我問話至此,背著屋外已黯的黃昏,微厚的嘴唇浮出半絲笑意來。

  我暗地里一拍大腿,糟了,我這一問就等于進了圈套。

  果不其然,楚鳳故作深沉地靠近一步,道:“世離前兩日便去尋了東荒上的鬼醫來診看掌門師兄的癥狀,唉……”

  他嘆一口氣,并不繼續。

  我將茶杯又轉了三圈,實在忍不住道:“怎么說?”

  楚鳳道:“鬼醫言,世上唯有一物能救掌門師兄。此番叫你回來,一是因為你是師兄最看重的小師妹……”

  他話沒說完,我蹭地起身。本姑娘這輩子就恨別人說我是白長軒的小師妹,這是百分百的雷區啊。楚鳳知曉自己用詞失誤,打了兩句哈哈,才道:“二來嘛,現今絕仙閣,只有你和老九功力最是深厚,老九已經找不到人,唯有找你去取物了。”

  我半邊銀面具下眉毛一挑,問:“是什么東西?”

  楚鳳小心地望了一眼屋外,確定無人探聽后,壓低嗓音答:“念靈珠。”



掃碼加關注,看書不迷路

最新小說更多>

和小鮮肉的戀愛日常

和小鮮肉的戀愛日常

豪門總裁

閱讀
總裁夫人有點香

總裁夫人有點香

豪門總裁

閱讀
盛京國色

盛京國色

古代言情

閱讀
謀世醫妃

謀世醫妃

古代言情

閱讀
盛世凰妃

盛世凰妃

古代言情

閱讀
無敵護花狂衛

無敵護花狂衛

都市娛樂

閱讀
戰神炎龍

戰神炎龍

都市娛樂

閱讀
超能逆襲

超能逆襲

都市娛樂

閱讀
無敵大寶鑒

無敵大寶鑒

都市娛樂

閱讀
都市之龍首歸來

都市之龍首歸來

都市娛樂

閱讀


本站所收錄所有玄幻小說、言情小說、都市小說及其他各類小說作品、小說資訊均屬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陸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閩網文(2019)1497-097號 閩ICP備17012840號-5 站點地圖 閩公安網備號35020302000787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