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庫 > 愛落忘川猶在川

愛落忘川猶在川

來源:奇熱小說    主角:云容,滄瀾

小說簡介:

生死門中塵緣了,因果臺上名姓消。云容拼盡全力求得月老給她的姻緣再試一次的機會!可云容怎么也沒想到,滄瀾要休了她!七百年夫妻,原是連個體面都不愿給她。這最后一次的結果,疼得她肝腸寸斷。滄瀾啊,你可知,我能陪你的時間所剩不多了呀。

在線閱讀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奇跡小說
回復:愛落忘川猶在川 閱讀全文

精彩章節試讀

  滄瀾與兮渃的大婚定在了羲嫦離去的五日后。

  那一日,東天界張燈結彩。

  那一日,北天界披縞掛素。

  這一切,兮渃瞧不見,可她身旁的侍女卻是看的清楚,而更清楚的是滄瀾陰沉的臉色。

  “神女,滄瀾太子來了……”侍女的語氣有些猶豫,看著蒙著喜帕的兮渃,提醒的話在嘴邊打轉,不知該不該說。

  “神女二字日后不要再喚了,今日之后,我便是阿瀾的妻子了,喚我太子妃吧。”兮渃正襟端坐在椅子上,等著滄瀾進來迎親。

  可是沒有,進來的是東天宮的仙奴。

  “太子妃,太子殿下同玉珩戰尊說著話呢,免得誤了時辰,只能麻煩您同奴婢走出去了!”

  兮渃聞言,掩蓋在喜帕之下微彎的唇角陡然僵住,落于小腹處的手抬起抓住喜帕一角,作勢要掀起,可又在那一刻猛然停住。

  藏在嫁衣中的手緊攥成拳,細細密密的疼痛自掌心傳來,兮渃才收回了心智,強撐著抹笑道:“麻煩仙奴了。”

  “太子妃折煞奴婢了!”仙奴訕笑著,引著兮渃朝外走去。

  喜帕蒙在頭上,兮渃什么都瞧不見,只能看見腳前那一方寸土,卻將滄瀾同玉珩的談話聽的真切。

  可若是可以,兮渃寧可什么都聽不見。

  這樣她還可以欺騙自己,滄瀾是愛她的!

  可是云容的名字一遍一遍的映入耳中,也一遍一遍的凌遲著她的心!

  直到坐上轎攆的那一刻,直到北天界在身后遙不可及,直到雙腳踏臨東天界!

  兮渃依舊覺得耳邊被云容二字圍繞,可實際上,沒有人提及她,更不曾有人開口說話。

  云容,你為何連死后,都要這般陰魂不散!

  兮渃緊擰著手中絲帕,壓著心中的無限恨意,同著身邊之人,緩步走進了東天宮。

  “時辰到,掀喜帕!”

  仙奴一聲高喝,兮渃神游的神志也回了過來,臉上重新帶起了笑。

  一息,兩息,三息……

  眼前依舊一片鮮紅。

  “滄瀾,還不掀喜帕?!”滄玄的聲音自高處響起,帶著質詢。

  兮渃心一沉,剛想開口替滄瀾說些什么,便聽見他滿不在乎的聲音響起,將她所有要說的話盡數打回了肚中,半個字都吐不出來。

  “我既已按您的意思將人娶了回來,剩下這些無用之事便隨便尋個人來替吧,我去瞧瞧母后。”滄瀾話音落下,腳步聲漸漸遠離。

  “滄瀾,滄瀾,滄瀾!”任是滄玄的一聲聲怒喊,也不曾讓他停住腳步。

  大殿內議論聲映入耳中,兮渃覺得她此時就像是個玩物一般,站在這兒,任人取笑!

  “阿瀾!”兮渃猛然出聲,而后抬手一把將喜帕拽下,轉身看向滄瀾停住的背影。

  她沒有上前,只是站在原地,聲音微顫:“你……回來好不好?”

  “……兮渃,抱歉。”滄瀾抬步離去,四個字斷絕了兮渃所有的希望。

  眾仙看著這一幕,大氣也不敢出,誰都沒想到會出現這樣一幕。

  兮渃怔怔的看著空無一人的殿門,垂在寬大袖口中的手緊攥著,本已結痂的指痕再次破碎,濕潤漫布掌心,鮮血觸感粘稠。

  良久,她闔眼拭去淚水,深吸了一口氣,轉回了身。

  “東天主,兮渃有些累了,今日便到此吧。”

  話了,轉身離去,將眾仙拋在了身后。

  萬年歡樹下。

  一道身披鮮紅的身影倚靠在樹旁,滿身寂寥。

  腳步聲驟響,滄瀾抬眼掃向來人,神色微頓。

  “你來這兒作甚?!”



掃碼加關注,看書不迷路

最新小說更多>

愛你不可一世

愛你不可一世

現代言情

閱讀
顧先生離個婚

顧先生離個婚

豪門總裁

閱讀
豪門寵文惡婆婆重生了

豪門寵文惡婆婆重生了

穿越重生

閱讀
大小姐人設崩了!

大小姐人設崩了!

現代言情

閱讀
農家麻辣小嬌妻

農家麻辣小嬌妻

古代言情

閱讀
甜妻的七十年代

甜妻的七十年代

現代言情

閱讀
愿以余生共白首

愿以余生共白首

現代言情

閱讀
快穿女配艷光四射

快穿女配艷光四射

穿越重生

閱讀
你入戲太深了

你入戲太深了

現代言情

閱讀
蒼山負雪君不知

蒼山負雪君不知

古代言情

閱讀


本站所收錄所有玄幻小說、言情小說、都市小說及其他各類小說作品、小說資訊均屬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陸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閩網文(2019)1497-097號 閩ICP備17012840號-5 站點地圖 閩公安網備號35020302000787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