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庫 > 生死天書

生死天書

來源:掌中云    主角:陸云

小說簡介:

  十萬年前,諸仙大戰,萬仙隕滅,仙道斷絕,仙界當中仙墓林立。 十萬年后,摸金校尉攜《生死天書》降臨仙界。 …… “墓,不是這么盜的!” 陸云看著古仙墓中手忙腳亂的仙人,微微一笑:“想學嗎?我教你們啊。” ……

在線閱讀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奇跡小說
回復:生死天書 閱讀全文

精彩章節試讀

  仙界,玄州。

  ……

  陸云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他的額頭上,滿是冷汗。

  “***,丟人丟大發了!常年打雁,沒想到卻被雁啄了眼!”

  “一個漢代的平民墓穴里,怎么會藏著一個‘絕死’的布局!究竟是哪個缺德帶冒煙的弄出來的!”

  “咦?不對,我沒死?”

  下一刻,陸云呆住了。

  “哈哈哈哈哈……果然,想我陸云學究天人,通古博今,乃是有史以來最強的摸金校尉,怎么會那么輕易的就死在一個普通的墓穴中。如果不是那個絕死布局出現的太突然,我又怎么會被困住呢?”

  陸云嘿嘿直笑,沒死就好,總算沒有給摸金一脈的祖師爺丟臉。

  “不過可惜了,那本青銅古書沒有帶出來,看樣子應該值不少錢。”

  陸云吧嗒了一下嘴巴。

  “等等,這是哪里?”

  下一刻,陸云才反應過來,他抬起頭來,朝著四周看去。

  這是一個看上去古香古色的房間,裝飾華麗,布局典雅,在這間房間的四個墻角,又安放著四顆夜明珠,散發著熠熠的光華,將整個房間照亮。

  但是陸云卻冷不丁的打了一個冷顫。

  “這房間的主人到底是自己找死,還是要害死我?”

  “這房間布局,分明是一個九陰駁陽的**殺陣,再加上正對著床的那個銅鏡……他就不怕養出鬼來?”

  “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房間的主人把我救出來,應該不會害我吧……他布置房間的時候,就沒找人看看**?”

  九陰駁陽,顧名思義,這種**布局可以匯聚陰煞之氣,人在這樣的**布局中呆的時間久了,就會體弱多病,壽元大減。

  嘎吱——

  就在陸云愣神之間,房間的房門被打開了。

  一個身穿綠裙的少女,端著一個食盤走了進來。

  這個少女年紀不大,看上去十五六歲,長發及腰,明眸皓齒,是一個異常好看的小美女。

  陸云也就算是久經風月的人了,但見到這個小美女的時候,心臟也忍不住慢了半拍。

  “身上穿著古裝?是在拍戲?難道是個小明星?難怪長得這么好看。我是跑到哪個劇組里了?”

  陸云四下環顧,卻沒有發現攝影機以及其他什么人。

  “州牧大人,您醒了。”

  少女端起那只看上去如同白玉雕琢的玉碗,來到陸云的面前。陸云只覺得一股沁人的香氣鉆進他的鼻孔。

  也不知道是這少女的體香,還是那碗看上去閃爍著淡紫色光華的湯的香氣。

  閃著光的湯?這玩意是人喝的嗎?

  “等等!”

  陸云向后讓了一下,“你叫我什么?州牧大人?”

  陸云有點發蒙。

  作為一個精通華夏歷史的盜墓賊,陸云當然知道州牧是什么。

  華夏有九州,州牧為九州之長。漢代的時候,便有州牧之說。

  “難道是漢代劇組?這個小美女入戲太深,醒不過來了?”

  陸云撫了撫額頭,“那個這位小姐,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你們劇組的演員,你也不要和我對臺詞。”

  “州牧大人,難道您是受到太大的打擊,得了失心瘋?奴婢是你的侍女挽風呀。”

  少女的眼圈紅了,“州牧大人您放心,哪怕您不是州牧了,奴婢也會追隨在您的身邊,保護您的。”

  陸云沒轍了。

  “這是哪里?”

  陸云轉而問道,他覺得應該先去找幾個正常人交流一下。

  “這里是玄州城。”

  挽風答道。

  “玄州城在哪?”

  陸云有些茫然,華夏好像沒這么一個地方。

  “玄州城當然在玄州啊。”

  “那玄州又在哪里?”

  “在瑯邪天。”

  “瑯邪天又是什么地方?”

  陸云徹底茫然了。

  “瑯邪天……當然就是仙界九天十地四仙海之一的瑯邪天了。”

  撲通!

  陸云兩眼一翻,又倒在了床上。

  瘋了,徹底的瘋了!

  這個看上去如花似玉的小美女,竟然是個瘋子!

  挽風的小嘴一癟,幾乎要哭了。

  州牧大人好不容易醒來,又暈過去了。

  挽風將那碗紫蒙蒙的湯汁放在床邊的小桌子上,又輕輕地退了出去。

  ……

  不知道過了多久,陸云再次醒來。

  “那個瘋丫頭走了?”

  陸云撫了撫額頭,他看到了床邊的那碗湯。

  “有點餓了。”

  陸云猶豫了一下,但還是端起這碗詭異的湯,三下五除二的喝完。

  “還好,沒毒……”

  陸云打了一個飽嗝,松了一口氣。

  瞬間,他只覺得一股暖洋洋的氣流在自己的身體里流竄,原本那還有些軟綿無力的身體,也漸漸的恢復了一些力氣。

  “這個劇組真有錢,就這個碗……怎么也得值個幾百萬吧……拿個幾百萬的玉碗當道具,敗家。”

  出于職業習慣,陸云順手將那個玉碗揣進懷里。

  “還給我換上了一身古裝……假發都給我帶上了,難道真的是看到我玉樹臨風瀟灑倜儻,讓我當男主角?”

  陸云從床上爬下來,晃晃悠悠的站在地上。

  “得先把這房間里的‘九陰駁陽’的**格局破了再說。”

  陸云來到那面鏡子面前,雙手扶著鏡子,想要將這面鏡子搬開。

  不過這個鏡子,就好像釘在地上一樣,任憑陸云如何努力,這面鏡子都是紋絲不動。

  “哎?”

  突然間,陸云傻眼了。

  他呆呆的看著鏡子里面的人影。

  這是一個看上去十五六歲的少年,長得眉清目秀,白白凈凈,活脫脫的一個小白臉……不過他的臉色蒼白,一絲血色都沒有,身材也是異常瘦弱,似乎一陣風就能將他吹走。

  這人……絕對不是自己!

  幻覺?

  陸云抬起手來,鏡子里的那個小帥哥也跟著抬起手來。

  陸云搖了搖頭,鏡子里的人也搖了搖頭。

  撲通!

  陸云再次摔倒在地。

  “這***根本就不是我!”

  “到底是怎么回事!?”

  陸云完全傻眼了。

  他的大腦飛快的運轉,仔細回憶著自己昏迷,或者說是失去意識前一秒的事情。

  “我好像……沒有從那絕死的格局里逃出來,那我應該是死了,然后借著這個少年的身體,又活了過來。”

  陸云回憶起,他死亡那一刻的絕望。

  “剛剛那個丫頭說的,難道是真的……這里真的是仙界,被我借尸還魂的這個少年,真的是什么州牧?”

  “仙界,仙人的世界,這么說我是仙人了?”

  陸云的眼睛一亮。

  隨后,他的身體繃直,一個鯉魚打挺……

  嘎吱。

  閃著腰了。

  陸云呆呆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這特么算哪門子仙人?

  “哎呀,大人您怎么了!”

  就在這個時候,挽風推門進來,她看著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的陸云,急忙將他扶起來。

  “閃著腰了……”

  陸云一手扶腰:“我堂堂一個神仙,閃著腰了。”

  “神仙?”

  挽風微微的一怔,繼而神色暗淡道,“州牧大人你說笑了,如果您真的是神仙,天帝大人怎么可能要廢黜您的州牧之位。”

  挽風一邊說著,一邊將陸云扶到床上。

  隨后,她的指尖浮現出了一點小小的綠色光華,往陸云的腰間一撫,陸云就覺得一股清涼的氣息流入他的腰間,那股子鉆心的疼也消散無蹤。

  這下,陸云徹底的相信了……這個美的不像話的小姑娘,絕對是一個仙女!

  “難道我還不是仙人?”

  陸云直起腰來,連忙問道。

  “州牧大人,您連修仙者都不是……更不要說是仙人。”

  挽風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因為您不是修仙者,所以天帝大人才下令,若是您半年之后依舊無法修仙,那么就剝奪您玄州牧之位。”

  “修仙者?”

  陸云微微的怔了怔,不過他卻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陸云不是傻子,他知道,說的再多了,恐怕就要露餡了。

  眼前這個名叫挽風的小美女,雖然嬌俏可人,看上去也異常乖巧,但天知道被她知道自己借尸還魂,奪了之前那個州牧的身體重生,會發生什么事情。

  “大人您放心,就算是您不是州牧了,奴婢也依舊會留在您身邊的。奴婢已經進入丹境,凝結神通,就算打不過那些人,帶著大人您逃跑還是沒問題的。”

  挽風看上去信心滿滿。

  “看來我的仇家還不少。”

  陸云苦笑一聲。

  挽風也沉默下來。

  這個身體的前任主人,也叫陸云。

  玄州陸家,一脈相傳,雖然人丁稀少,但是家大業大,乃是玄州第一大仙道世家,執掌玄州牧。

  不過這個家族卻是臭名昭著聲名狼藉。平日里,欺男霸女,無惡不作。

  陸云的**和父親,更是天字頭號的惡棍。

  也許是壞事做的太多了,陸云的父親和**,都相繼死在天劫之下,陸云自己,更是一個無法修煉的絕脈。

  陸云雖然不能修煉,不是修仙者,但是做起缺德事來,卻是并不比他老子和**少,甚至有過之無不及。

  整個玄州的修仙者,對陸家都是恨的牙根直癢癢。

  不過作為玄州牧,陸云手下強者眾多,許多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但就在三天前,瑯邪天帝卻是下達了一條詔喻。

  半年之內,新任玄州牧陸云若是無法修仙,成為修仙者,那么將會被剝奪玄州牧之位,另選他人擔任玄州牧。

  原本身體就不好的前任玄州牧,兩眼一翻,直接倒下了。

  平日中,對陸家忠心耿耿的那些修仙者,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可謂樹倒猢猻散。

  州牧府中雖然還有一些人,但是那些人可都是在恭候著半年之后,新一任玄州牧的。

  ……

  挽風只認為陸云受到刺激,神志模糊,所以便將他現在的處境又說了一遍,讓他早作準備。

  “挽風,我看著那面鏡子挺別扭的,你幫我挪開。”

  陸云指了指正對著床的那面鏡子。

  “好。”

  挽風的手一揮……那面在陸云眼中無法撼動的鏡子,輕飄飄的便飛出了房間。

  “還有那邊放著的那個盆栽,也丟出去!”

  陸云的眼睛一亮,挽風真的是仙女……或者是修仙者?

  不過剛剛挽風說的只是修仙者,卻不是仙人,這一點陸云倒是沒有注意。

  挽風雖然不解,但也照做。

  那株盆栽飛出去的一剎那間,陸云便覺得一股一直壓在他身上的悶氣,突然間消散無蹤。

  整個人也變得舒暢起來。

  九陰駁陽,對普通人有著致命的傷害……但是如挽風這樣進入丹境凝結神通的修仙者而言,這點陰煞之氣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對了挽風,這間房間是誰布置的。”

  陸云長松了一口氣,開口問道。

  “是薛大管家布置的。”

  挽風也覺得房間里似乎發生了變化,但是究竟是什么變化,她卻說不出來。

  “薛大管家?他人呢?”

  陸云的眉頭一皺,仙界也有同道?

  這房間的布局,分明是一座**殺陣,**于無影無形。

  陸云之所以會借尸還魂,分明是因為仙界的這個陸云,被這座九陰駁陽的格局殺死了。

  若是陸云在這里住的時間長了,那么也會步了前任的后塵。

  陸云是一個頂尖的盜墓賊,分金定穴,判定**,無所不通。

  “州牧府的陣法需要修繕,所以薛大管家前些日子出門采購‘陣基石’了。”

  挽風回答道。

  “陣法?”

  陸云微微的一怔。

  “對呀,薛大管家可是一位陣法大師。大人您的房間里的一座防御陣法,薛大管家說您得罪的人多,所以特地給您布置了一座防御陣法。”

  陸云撫了撫額頭。

  仙界陣法?**布局?

  “扶我出去看看。”

  陸云深吸一口氣,對挽風說道,現在他的身體還有些軟。

  “哎,好!”

  挽風伸出一雙白嫩的小手,扶著陸云的身體。

  感受到挽風那柔軟的身軀,陸云心頭便是一蕩。

  ……



掃碼加關注,看書不迷路

最新小說更多>

愛你不可一世

愛你不可一世

現代言情

閱讀
顧先生離個婚

顧先生離個婚

豪門總裁

閱讀
豪門寵文惡婆婆重生了

豪門寵文惡婆婆重生了

穿越重生

閱讀
大小姐人設崩了!

大小姐人設崩了!

現代言情

閱讀
農家麻辣小嬌妻

農家麻辣小嬌妻

古代言情

閱讀
甜妻的七十年代

甜妻的七十年代

現代言情

閱讀
愿以余生共白首

愿以余生共白首

現代言情

閱讀
快穿女配艷光四射

快穿女配艷光四射

穿越重生

閱讀
你入戲太深了

你入戲太深了

現代言情

閱讀
蒼山負雪君不知

蒼山負雪君不知

古代言情

閱讀


本站所收錄所有玄幻小說、言情小說、都市小說及其他各類小說作品、小說資訊均屬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陸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閩網文(2019)1497-097號 閩ICP備17012840號-5 站點地圖 閩公安網備號35020302000787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